联系我们

更多
  • 0792-2155885
  • 0792-2151661
  • 江西省九江市长虹大道308号

 扫一扫,关注官方动态

1472714547_副本.png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创享家园

【分享】聚焦温州金融改革

【分享】聚焦温州金融改革

* 来源 : 美吉特小额贷款公司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2-06-19 * 浏览 : 10

聚焦温州金融改革

 ——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可改制为村镇银行

 

3月28日,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。会议批准实施《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》,并确定了十二项主要任务,其中第二项指出:加快发展新型金融组织。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参与地方金融机构改革,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、贷款公司、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金融组织。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可改制为村镇银行。

 

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金融业界都对国家的金融改革政策没有异议,认为确实会带动温州甚至中国的经济发展,但对于确定的十二项主要任务在具体执行时,各方代表、专家学者、业内人士均有不同的看法。

 

一、政府官员

1、小额贷款公司能否主发起直接转村镇银行,有待银监会探讨。

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行长吴国联称:如果小额贷款公司要转入为村镇银行,需要进入银监会的审批。“小额贷款公司主要是利用自有资金及民间资本,一旦转为村镇银行,就是吸收公众存款,“用老百姓的钱,这个要求非常高。”因此,其表示,银监会到目前为止,对于小额贷款公司转为村镇银行具体的条件和规定还没有执行,因为现在的条件还不具备。

吴国联说,此次温州金融改革方案下来后,对于是否支持民营发起或者参与村镇银行,现在还是未知数。“能不能小额贷款公司能够主发起直接转为村镇银行,这是银监会要进行探讨的事情。”

2、正在争取小额贷款公司作为主发起人,直接转为村镇银行。

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:改革十二项任务中,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参与地方金融机构改革,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、贷款公司、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金融组织,其中发起一词耐人寻味。

    张震宇表示“所谓发起,不一定是主发起。但是我们正在争取,使小贷公司能够作为主发起人,直接转为村镇银行,这是银监会要进行探讨的事情。”

3、部分优质小额贷款公司可转村镇银行,年内1-2家。

张震宇透露,正在跟银监会在温州银监局做方案,“今年我们想迈出这一步。温州35家小额贷款公司,未来部分优质的可能转为村镇银行,但数量不会太多。”

张震宇在“探路温州金融改革”高峰论坛上坦言:“我希望年内将1-2家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,作为试点。”

4、时间长、有经验、有人才、规模大的可以转。

除了是否符合银监会的规定的资质,张震宇担心,人才也是小额贷款公司能否转为村镇银行的瓶颈。“小额贷款公司是哪些可以转。一是时间办得长的,有经验,人才很多。二是规模要大,资本金规模大,现在最大的规模已经超过8亿,8亿的资本金借1:1,或者50%就是16亿,已经达到一定的规模。”

5、不主张小额贷款公司转型,民营资本进入金融业,应担负社会责任。

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:“我不主张小贷公司转型村镇银行。”这主要出于风险的考量。“小贷公司应该知道自己的市场定位和历史定位。”她说,民营资本可以进入金融业,现在也遇到了非常好的时机,但是其进入后的第一步应该是担负起为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的责任,第二步再想挣钱的事。“现在不少小贷公司老板仅仅将公司当做进入金融行业的跳板,为自己搭建融资平台,而不担负应有的社会责任,有些得不偿失,风险也大。”

6、小额贷款公司发展路径可参考香港模式。

  吴晓灵表示,按照其思路,小贷公司发展的路径应该分为三步,第一步是用自己的钱和少量借债发展的小贷公司,第二步是成为吸收大额存款的金融公司,第三步才是成为吸收小额存款、办理结算的商业银行。而这一过程可以参考香港“接受存款公司——有限持牌银行——持牌银行”的模式,不仅需要较长的时间完善公司的风险管控、管理,更是需要达到一定的资产规模。

二、专家学者

1、银行可成为股东之一,但不一定是第一大股东。

财经评论员马光远:把那一条就是规定说资本银行组织发起的做单一最大股东。恐怕这条得拿掉,可以规定说,银行可以成为股东之一,但是不一定规定你非是第一大股东,因为我们知道现在除了民生银行,银行基本都是国有的。如果让银行作为第一大股东,那也意味着民营资本就做不了第一大股东。

马光远:第一认为按照现在的规定主发起人必须是银行,没有肯定一般民间资本可以作为发起人,肯定是不行的。第二对“有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转为村镇银行”中,什么是有条件,什么是没有条件提出质疑,如不能切实回答这两个问题,第二条主要任务就是空谈,无法有效实施。

2、可建立地方信贷平台控制信誉危机。

财经评论员叶檀:直接反对“小额贷款公司转为村镇银行”的硬性规定。她认为其实不一定非要小额贷款公司都转为村镇银行,当全部转为村镇银行,银行会占有最终的金融资本主导权,包括国家和民间的。她认为小额贷款公司有其自身的好处,只是目前出现了严重的信誉危机,信用不可控,所以只要建立一个地方信贷平台备案资格就完全可以了,让大家自由选择建立小额贷款公司还是村镇银行。 

3、政府监管必不可少。

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认为:银行作为发起人资本和管理能力都是比较强,另外对风险的控制,也能够达到一定的水平,虽然针对十二项主要任务中的第二条“小额贷款公司转为村镇银行”应放宽更多民间权利,但政府监管始终必不可少。

4、从改革意义上解读、执行,形成改革共识。

温州大学教授马津龙说:“改革这些年之所以难以推进是因为改革共识,选择试验区的方式希望把改革推进,同样地针对试验区方案,如果不能形成改革共识,不能从改革的意义上去解读、去执行的话,这个方案照样可以流于形式,变得没有意义。”

三、业内人士

1、转型首先得完善和补充《村镇银行管理办法》。

温州瑞安华峰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翁弈峰认为:要真正允许我们改制的话,首先一个前提就是《村镇银行管理办法》要进行完善和补充,要把民营资本、民营企业发起成立要补充进去才行。

2、村镇银行监管过分,吸收存款是双刃剑、昂贵的游戏。

广州万穗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张化桥认为:对于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,未必就具有优势,第一,村镇银行目前现状让人失望,存在监管“过分”现象;第二,吸收存款是“双刃剑”,为了吸收存款将失去小贷公司运营和业务上的灵活性;第三,吸收存款是昂贵的游戏,网点、安全、计算机等都是昂贵的东西。

3、坚决反对转型,小额贷款公司专注自己的市场。

中国第一家私人钱庄庄主、温州方兴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方培林坚决反对“小额贷款公司转为村镇银行”,他认为“小额就是小额的,就是放贷公司,它是用自己的钱去放,只放不存。村镇银行有有存有放,概念不一样。”

方培林指出,小贷公司应该是为解决“三农问题”而生的。“现在小贷公司数量还远远不够,中央建立小贷公司的初衷是为‘三农’服务的,但现在大部分都设在城镇里。所以我建议,应该不要把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,放宽小贷公司的数量限制,要求其专注自己的市场,用自己的钱放贷,不吸收存款。”

4、不放宽管理模式,小额贷款公司坚持不下去。

温州市瓯海恒隆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建勤认为:“如果再不放宽现行的管理模式,我坚持不下去了,小贷公司的盈利水平并非外界认为的那么好。”黄建勤介绍称,“比如负债规模,省政府批准我们的负债比率是1:1,即可以按我们注册资本金额100%的比例向银行融资,但实际操作过程中,我们的负债比率是1:0.5,3亿资本金,最大只能做到4.5亿规模。”

5、转为银行监管严格,未必是好事。

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指出:在今年博鳌论坛上,对于温州金融改革试点,关键是要建立制度规范,如何防范风险都是试验内容。而如果小额贷款公司都转型成为银行,受到的监管将会更加严格,因为吸收公众存款,涉及公众利益,未必是好事。所以试验需要多层次市场化,既要满足企业需求,也要减少公众承担的风险。

4月25日,浙江省已经通过《温州金融改革试验方案实施细则》,该方案将于近期公布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风险监控部整理